沙特记者未婚妻:卡舒吉死前全过程回顾

日期:2017-03-03 06:56:01 作者:寇娑榧 阅读:

10月26日下午,沙特失踪记者的未婚妻哈提杰▪简吉兹(Hatice Cengiz)在事件发生后首次接受了土耳其媒体Haberturk的独家电视直播采访在采访中,她向记者讲述了她与卡舒吉的相识相知,10月2日卡舒吉走进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前后的经历,以及这三个多星期来她所感受到的黑暗与悲伤卡舒吉事件由于当事人复杂的背景、经历和离奇的失踪过程,迅速发酵成一场外交风波,而与事件有关的沙特、美国和土耳其政府对其的关注主要基于各自的现实利益和相互间的需求 相较于冷冰冰的政治话语,哈提杰在卡舒吉失踪后的首次专访中为外界勾勒出这次事件的另一个侧面,并澄清了之前各种报道中的一些失实之处 卡舒吉的未婚妻哈提杰▪ 简吉兹接受Haberturk的电视直播采访 来源:Haberturk直播画面 10月2日事发当天,是卡舒吉为了领取和哈提杰结婚所需要的单身证明文件,第二次去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 哈提杰出生于土耳其西部城市布尔萨,高中毕业后前往埃及学习在学了两年的阿拉伯语之后进入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学习一年,于2007年返回土耳其,之后她进入伊斯坦布尔大学学习伊斯兰宗教学据她透露,因为自己懂阿拉伯语以及之前的学习经历,因此对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运动以及由此产生的难民危机而多有关注,并感到自己有责任去进行研究 作为关注阿拉伯之春后海湾国家状况的研究者,哈提杰与卡舒吉因为一次采访相识在之后的私下会面中,哈提杰感受到了卡舒吉内心深处的孤独被迫去国离乡、许多沙特朋友和同事被关押、家庭的破裂等都在他的精神上投下了层层黑影 据卡舒吉的一位亲密朋友向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透露,卡舒吉的前妻在沙特皇宫工作,她正是因为卡舒吉与沙特政府之间的恶劣关系而与这位持异见记者离了婚哈提杰在电视采访中也承认了卡舒吉与前妻的婚姻确实是因为政治原因而破裂,而且,在政治高压下,“家人陪伴的缺失在他的内心形成了一道无法弥合的伤口” 因此,哈提杰认为,他们相识的时候,卡舒吉其实也处于有意寻找一位精神伴侣加之卡舒吉祖上有土耳其血统,他本人也常常到访土耳其,很喜欢伊斯坦布尔,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是朋友关系,因为这些原因,他在认识了志趣相投的哈提杰之后,逐渐萌生了在伊斯坦布尔定居的愿望,两人的婚姻也提上了日程 去领馆办理单身证明的全过程 此前将近一个月,卡舒吉基本都在伊斯坦布尔一边参加各种会议和活动,一边准备和哈提杰的结婚事宜他们在伊斯坦布尔买了房,见了家人,到当地的政府部门咨询了结婚程序和所需文件,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一张领事馆出示的单身证明 其实,在卡舒吉还在美国时,哈提杰就告诉他需要这样一张证明,卡舒吉说这份文件可能会因为他与沙特政府的紧张关系而出问题 卡舒吉到了伊斯坦布尔后,他们甚至想过去其他国家结婚,但意识到即便去其他国家,他们也需要去当地的沙特使馆领取这份文件后,他们最终还是决定从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尝试领取这份文件,因为卡舒吉在土耳其有很好的政治人脉,“他认为土耳其是一个安全的国家,如果他被逮捕或是受审讯,这个问题(在土耳其)能被迅速解决”,哈提杰在采访中说 9月28日,他们第一次一同前往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卡舒吉非常焦虑,担心会发生冲突或被逮捕哈提杰也焦急地在领事馆外等候了一个多小时,正当她考虑要不要询问一下的时候,卡舒吉轻轻松松地从领事馆走出来了两人都很高兴,因为卡舒吉告诉她,等他去了伦敦回来后就能领到这份文件了,而且领事馆的人对他都很友善 随后卡舒吉前往伦敦参加活动根据BBC的报道,卡舒吉在离开伦敦的前一天,与其老朋友阿扎姆▪ 塔米米(Azzam Tamimi)见了面当天卡舒吉给他的印象是一点也不焦虑,很兴奋 “他没有提到任何威胁,只是因为要结婚了而非常兴奋,他们已经承诺了周二(10月2日)会给他这份文件” 10月2日,哈提杰与卡舒吉再次一同前往沙特领事馆据哈提杰回忆,因为自己要上课,当天卡舒吉本来是要与另外一名朋友一起去,但她觉得这是他们结婚非常重要的一步,因此没去上课,陪着卡舒吉一起去了领事馆在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担忧,卡舒吉表达了他对新送来的家具的不满意,两人计划着要怎么换掉这些家具 到达领事馆门外,卡舒吉像上次一样将手机交给哈提杰后就径直走进了领事馆,没有多说什么话此前的诸多报道都提及卡舒吉在进入领事馆前曾交代哈提杰,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就告诉他在本地的土耳其官员朋友哈提杰在采访中澄清了这个细节,卡舒吉在到达领事馆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进去了,因为“他第二次去沙特领事馆的时候很放松,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而“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事,你就给雅辛(Yasin Aktay,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党主席顾问)打电话”之类的话是在事发的4、5天前,卡舒吉因为重感冒去医院治疗,哈提杰问他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她应该怎么做时,卡舒吉交代她的哈提杰提到,一开始她在外面等待时并没有什么担心,她甚至猜想卡舒吉进去很长时间没有出来是因为他离开沙特一年半多了,因为思乡之情而想要与家乡人聊聊天什么的直至下午四点左右,她开始担心,并询问了领事馆的工作时间,得知领事馆三点半就结束工作时,她先询问了领事馆外的土耳其工作人员,被告知领事馆里已经没有人了她又给领事馆打了电话,同样被告知所有人都出去了,她告诉领事馆人员自己就在门口等着,并没有见到卡舒吉本人时,对方还问了她在哪个门等候,她也告诉了对方自己就在前门等着,然而对方依然坚称卡舒吉已经离开了领事馆 在她意识到卡舒吉可能出事的时候,她瞬间就陷入了一种无法描述的黑暗中哈提杰想起了几天前卡舒吉的话,于是给雅辛和卡舒吉的另一朋友打了电话,一些媒体开始前往领事馆,领事馆所在区域的警察也在晚些时候到达哈提杰说,要是知道沙特方面有密谋要杀害卡舒吉,自己一定不会和他结婚,更不会让他走进领事馆哈提杰的报警及与土耳其官员的联络很可能在该事件的曝光上产生了很大作用土耳其晨报(Sabah)的分析人士曾指出,此次事件是有计划的,他们的算计漏掉了一环,那就是在领事馆外等候的卡舒吉的未婚妻哈提杰 CNN发布了一则来源于土耳其调查人员的监控视频 来源:CNN报道截图 “我希望所有参与这一野蛮行动的、从最高层到最低层的人都受到惩罚并被绳之以法” 事发后几天,哈提杰依然坚持去领事馆外等候,直到土耳其媒体报道了事发前沙特方面有15人乘专机到伊斯坦布尔的消息后,她才意识到这一事件的复杂性以及在领事馆外等候有潜在的危险,因此放弃了等待 ​ 事件发酵之后,备受关注的哈提杰一度远离了公众视线,她在专访中说这是一起非常复杂的谋杀案,涉及政治、法律、社会和人权等各个方面,她和卡舒吉的关系只是其中一方面,她不希望这个关系被渲染而掩盖事件本身 ​ 此前,第一个收到消息的雅辛(Yasin Aktay)在其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到,沙特媒体正在针对他和哈提杰发起舆论攻击,认为此次事件是他们(甚至是土耳其)的阴谋,哈提杰和卡舒吉的订婚也受到质疑目前,哈提杰已将卡舒吉的手机、电脑以及一些随身物品交给土耳其方面的公诉人,目前她所期待就是“所有参与这一野蛮行动的、从最高层到最低层的人都受到惩罚并被绳之以法” ​ 哈提杰在专访中感谢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她还谈到了美国外长蓬佩奥给她打了电话,并转达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吊唁在被问及是否接受特朗普的邀请前往美国时, 哈提杰回应,在这一阶段并不考虑,除非她能感受到美国是在真诚地解决这一问题她认为特朗普的邀请不过是想赢得公众的好感她也说明了沙特皇室方面并未有任何人跟她联系,她与卡舒吉在沙特的家人也没有来往 ​ 哈提杰还透露,卡舒吉有死后埋葬在沙特麦地那的遗嘱,一旦其遗体被找到,会尽量遵从他的遗嘱送回麦地那,但她本人应该不会出席在麦地那可能举行的葬礼 ​ 在同一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议会讲话中继续利用此事向沙特施压,要求沙特公布卡舒吉遗体位置,说明下令者和帮凶,并把18个嫌疑人交给土耳其来审判根据土耳其安纳多卢通讯社21日报道,